痴迷强殖装甲跪求同好嘤嘤嘤,哈努·拉贾涅米中毒w科幻大欢迎w
吃老作品总能吃出cp来,随即陷入君生我未生我生cp老的饿鬼道= =

蛇草子 (19,20)

【警告请参考前文  小推车卖烤白薯嘞】

===

十九

 

八尺瓊肚子上那个凹印,庵在浴室看到过。

老板点点头。服务生苍白着脸给八尺瓊重新倒了一杯热红茶,把奶油曲奇和小蛋糕递到他面前。

食堂老板用笔点着手账,对八尺瓊说:“有很多事想问,但咱们一样一样来。不过您那个能摸到内脏的坑请让我们检查一下,也许有刀口您没发现。您回到日本之后的行程我们也会核实一下。”

八尺瓊捧着红茶点头:“遇到八尺瓊家时也许会有阻力,别勉强。”

庵能感到八尺瓊仍在微微发抖,但长辈的目光清明且有力。

“您为什么要找它们?泰坦蟒现在已经被做成……”

“老板!!”服务生瞪起眼睛。...

蛇草子 (17,18)

【警告参考前文  此章中自拟剧情一路高歌猛进,请注意】

===


十七


食堂老板抱臂坐在八尺瓊家饭桌边,热茶在他面前冒出蒸汽。八尺瓊先生坐在桌对面,怀里抱着那条黄金球蟒,一脸恬淡地小口喝VC,庵穿着黑毛衣坐在舅舅身侧。草薙站在饲主身后,紧盯着靠枕堆附近,不断歪头,视线移动。

老板就像时代剧里的粗暴刑警般来回瞄着八尺瓊家三个人,问道:“府上怎么突然想要横须贺和冲绳的入港记录?”

八神皱眉,八尺瓊当即拍腿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庵惊讶地转头看他。老板转向庵:“那个号码现在是你在用?”

八尺瓊抹掉笑出来的泪花,唉唉叹道笑得肚子疼,抬头媚眼如丝地对老板...

蛇草子 (14-16)

【警告参考前文】

===

十四

 

八尺瓊先生对致电方客气地回拨过去,交谈不久便挂断电话。他抓着挂在手机上的Elmo,挪动到桌边的原木凳上落座,露出孩子般的神情撅起嘴。草薙飘忽地跟在他身后,把玩他的红发。

“没有啊……”八尺瓊支着下巴叹道,眼眸中掠过一点精光。

一天中致电三次的,是卢卡尔家的一位秘书。她传达的消息只有“未曾找到”四个字。秘书明哲保身,对这样的留言向来不闻不问。八尺瓊倒是对内幕揣摩出了一点眉目:卢卡尔老爷虽有敌国之富,黑白通吃,但其在母国之外的势力大多覆盖在民用领域,超出这个范围就难以梳理和排查了。

需要换换渠道啊。八尺瓊想。

庵自觉地把盛空的炖锅放进洗...

蛇草子 (12,13)

【警告请参考前文  上班快乐TUT】

===


十二


八神夜里起来喝水的时候,闻到走廊里飘着一股极具存在感的香味。

他去查看炉灶,看见客厅落地灯亮着。那一大堆枯叶靠枕影影绰绰,八尺瓊深陷在枯叶堆中,红发披散一身,正倚着茶几读书喝酒。草薙一如既往蜷睡在他身后,露出蓝染衣角。

“庵酱,”八尺瓊抬头发现了八神,对他招招手,“睡不着吗?来一口呀~”

“炉子上那是什么?”八神问。

“兔子哦,”八尺瓊笑着夹上书签,“明天早上汤就炖好了。快来,这么好的大吟酿不尝一口生命有缺失啊~”

八神再过两个月就到20岁生日了,于是也不再客气,上前就着八尺瓊的杯子抿了...

蛇草子 (10,11)

【警告参考前文  国庆好】

===



八尺瓊带着八神,在琳琅满目的垫材和加热板中穿梭,与后辈小声谈论着恐龙和变温动物根据体积所需的环境温度。他们身后的货架间擦过一道轻风,藤色的轻风忽然察觉了八尺瓊,停下来微笑招呼道:“八尺瓊先生?贵安~”

八尺瓊眨眨眼睛回头,也春风吹拂般笑起来:“啊啦鹤小姐,龟小姐~贵安~”

八神挪动,不想跟用“贵安”打招呼的家伙扯上半点关系,被他舅舅一把挎住肘弯:“庵酱,这位是神乐千鹤小姐,是常和我谈论古着的友人。” 

八尺瓊先生常年和蛇过日子,把爬行类那一套自我主义浸染得淋漓尽致。他喜欢明艳色泽,皮肤又白皙,...

蛇草子 (8-9.5)

【警告参考前文,中秋快乐(合掌)】

===


八尺瓊带着草薙洗完盘子,上楼一看发现人口又增加了,露出笑容。古着爱好者八尺瓊先生给两个姑娘一人找了一件好看的小袖,腰带就先用漂亮丝巾代替着。他打了两通电话,从柜子里拿出桂花香粉和胭脂,把姑娘们连同他自己收拾停当。在留下草薙看着高尼茨后,八尺瓊招呼庵和姑娘们上车,开车去找金主。

金主其人,形容为国王更合适——故事书里“喜欢大”的那种国王。国王有跨国大财团和位于东京市中心的五十层玻璃幕墙城堡。虽然不用比锯子还大的餐刀吃饭,但他在办公室里装饰着整条腕龙化石,养着比人长的巨骨舌鱼。

八神坐在副驾席上稍微肖想一下,心向往之。八尺瓊...

蛇草子 (6-7.5)

【警告请参考前文】

===

 

于是乎,八神在长辈的蛇之馆中安然地驻扎下来。每天晨跑,谱曲,喂蛇。虽然偶尔瞥见八尺瓊泡澡忘了带毛巾而打发湿漉漉的草薙去取,又或是在巡视时被高尼茨隔着玻璃扑咬……但总体来讲日子过得舒心又快活。

八尺瓊和庵的三观出奇地相合。长辈随着夜行性的草薙起床时,八神一般已经洗完了澡,正就着果蔬汁坐在床边谱曲。八尺瓊会带着草薙敲门看看状况,顺便找他蹭一杯健康饮料。庵清晨出门跑步,在公园跑道上望着覆盆子冰淇淋色的霞云时,觉得两人似乎默契无言地把对方当成某种直立行走的蛇类。

不过这事在周末时稍微起了一点波折。

搬家第一周,八神妈妈打电话过来关照。她听了庵...

蛇草子 (4-5)

【警告请参考前文,全篇蛇恐高能】

===

 

一顿饭吃下来,八尺瓊倒不觉得庵和草薙京关系不好了。大概吃饭有饭搭子,吵架有架搭子(大概没有)。能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年轻人,关系不会太差。

八尺瓊挽着袖子去结账,被京拦住。他一回头戳着京的脑门说少跟我废话,等你们能跟我喝酒再抢着结账吧。

服务生站在柜台里麻利地打出账单,双手呈给八尺瓊。八神远远望着店面深处用红绒栏杆隔离起来,关着灯的区域。服务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酒吧的小舞台,于是问:“您有兴趣吗?”

“收吉他手吗?”八神问。

小个子服务生笑起来,说了声请您稍等一下,就走过去敲出餐口的玻璃。不多时,凶悍可怖的老板从厨房...

蛇草子 (1-3)

【阅前须知】

*KOF无格斗无能力AU,八尺瓊的都市日常,角色蛇化注意,OOC。

*庵京京庵无明显箭头

*蛇恐全文高能【虽然参考了一些基本知识但本文涉及的一切动物饲养情节以辅助剧情为主,万万不可轻信不可模仿。】

如果以上ok,深深拜谢阅读。

===

 

他依稀记得梦见了艳红湿滑的水泥地,但缺乏真实感。

草薙结实又沉重的躯体在精纺棉被上留下深刻的印子。八尺瓊用头颅磨蹭了一下被当成枕头的蟒身,觉得还有血腥气在鼻端徘徊着。昏暗的日光中,棉被下面露出鳞片,米色、黑色、驼色和柠檬黄排列成华丽的二方连续钻石形绵延不绝。

这样幸福的睡眠简直是川端康成梦想的——把脑袋拆下来,...

Find the way-Golf(7)

【腐的 请谨慎】

天文科普知识不严谨,叩请多多支持纠正。

为有助于您的阅读,请将单引号内的内容作为精神通讯的内容理解。(合掌

===

 

数万年的深眠与等待,疼痛和悲伤;再会的喜悦,出航的幸福——方舟将一切化为诗篇和乐章轻声咏颂。幻象在深町晶枯骨融化成的光点中舞动,跳跃如烛光。

无数人影在阿卡菲尔的视野中薄纱般显现——有着绿眸子的兽神将普鲁达、依偎在兄长肩头的金发美人、带着霜雪甜香的损种兽化兵、数量众多的超兽化兵、不曾见过但类似兽神将的女性调制体……雷神的剪影对阿卡菲尔抚胸行礼。瓦尔奇利雅·利士克像只雪貂似的藏到哥哥身后。生化冷冻者的残像靠近光团,...

©泥中呓语
Powered by LOFTER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