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殖装甲常年跪求同好
哈努·拉贾涅米中毒w科幻大欢迎w
对着贫薄的世界画糖饼

伟人曾经曰:凡neng不死你的,必将为降低你的恩格尔系数做出贡献。
#这不能阻止上周加班两天,周工作时长70+的我在今天继续加班时,想要发大颠砸电脑#

蛇草子 (25-27)

【警告请参考前文】

【又到一年年底,叩谢诸位看官抬爱,这段时间工作生死时速(泣)更起文来会慢些,叩请周知】

===

二十五

 

庵入住的温泉旅店相当高档。八尺瓊深谙旅店级别与其安保能力的直接联系,并且在庵出门时将其行踪报备给了地下店。

八神擦着头发,赤脚穿过旅店颇具年代感,被打磨得发出焦糖光亮的松木回廊。擦肩而过的一对夫妻在对他微笑招呼后,悄声揣测他是有钱人包下的玩赏品。八神对此浑然不知,两天中他谨遵舅舅委托,尝了旅馆小店里所有口味的温泉馒头,准备带最合口味的回去。红发青年靠着池子沿仰望星空,在飘荡的硫磺味中觉得自己再这么吸收天地灵气下去,怕是就要成精了。

 ...

#发一点牢骚#
讲真,诸位老师在参加网络抽奖时,就算认定自己不会中奖,也请抱有一点点怜悯之心,管住手,不要换昵称不要换头像。不然我们这些幕后人员真会吓得抱头鼠窜以为您删号自尽了=︵=
#活动一时爽幕后火葬场#
#脚打后脑勺后脑勺都打青了#
#只敢怂怂地告诉lof树洞-︿-不敢发在任何单位能瞧见的媒体…吭唧#

【暴卡】餮宴

清水甜饼短小一发完,总裁收下我的党费。

隐毒埃,有毒液漫画其他角色(但我没看过漫画,剧情凑数),已生子。按电影原剧情存活设定。

#自己理解的暴乱# 妈呀暴乱和总裁真是灵魂眷侣TUT

【吃动物预警】

===

 

暴乱看见绚烂星河。

嘿,你想过吗?世界上总会有人和你有同样想法,并将之实践。

在这头雄性脑中多巴胺和苯乙胺喷发成金色和蓝色的焰火,他的思想带着高昂的激素从共生体面前隆隆通过如列车,几乎在暴乱镜面色的形象上刮出印痕。

嘿,你想过吗?——这头雄性轻声呢喃——看呀,看那邈远河汉,那黑暗彼方……无边无限的可能性。

卡尔顿倒在金发少女面前,一点儿也不想...

蛇草子 (23,24)

【警告请参考前文,小推车卖糖炒栗子w】

===


二十三


八尺瓊先生的好日子好像过到头了。

自他从商场回来,骚扰电话的数量翻了三倍,更有甚者找上门来。来的都是大家族的关系者,但对八尺瓊的目的只有阻碍没有建树,搞得八尺瓊烦不胜烦。

八神照例去晨跑,发现有辆车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就默默记下车牌号,翻过花坛身轻如燕地逃了。快到家门口,庵看见八尺瓊的家门大敞,气氛有些不太对。他来不及思索就望见门里炮弹般飞出一个人来,那人滑翔五米,平沙落雁拍在门口沥青路上不动了。

八尺瓊拎着一把宰鱼的大菜刀出现在门口,草薙拱卫在侧。蛇主人凶得令人叹为观止,而网蟒刚扔了一个大活人,也显得兴致

蛇草子 (番外1)

【八神家的闲话番外,游戏设定架空  万圣节快乐w】

===

1

 

[在下那天下本看见你的号了,不得了,龙骑在奶近战DPS是也。]忍者发短信如是说。

 

八神皱眉登上游戏,发现自己的龙骑号旁边站着个不认识的格斗家。格斗家绕着他一圈一圈蹦跶,满屏透露着雀跃:[去刷食人花呀]

八神来东京之前把游戏账号送给了家里小妹。他打开背包,在背包最上看见两层低级野菜,宠物栏里放了只兔子,名叫小吾。

兔子是个组队任务,不是去几次就能刷到的。格斗家额头上戴着兔子任务地图友好刷满的头带,脑袋顶上的绿名写着真吾。

漆黑龙骑咣当一声插下长枪,对格斗家立起切磋旗,

蛇草子 (21,22)

【警告仍请参考前文】

===

二十一

 

八尺瓊自己也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理智上早已看开了过去那段经历(甚至有些部分已经遗忘),但精神官能症仍会在这段过去被提起时汹涌而来。

制冰师只来得及给他做几项体表检查,八尺瓊就手脚冰凉地抖得地下店的诊疗床吱吱作响。制冰师赶忙收起仪器,一个字都不再多问,尽力安抚他。

“真……真不好意思,”八尺瓊蜷缩在诊疗床上,对制冰师一个劲低头道歉,“没想到身体反应还这么厉害……”

“不不不,我们才是,冒昧检查十分抱歉。”制冰师把厚毛毯披在八尺瓊身上,找出一袋即食味增汤冲开递给他,向他深深鞠躬,“您稍等一下,我去拿箱子。”

制冰师一阵风似的卷进

蛇草子 (19,20)

【警告请参考前文  小推车卖烤白薯嘞】

===

十九

 

八尺瓊肚子上那个凹印,庵在浴室看到过。

老板点点头。服务生苍白着脸给八尺瓊重新倒了一杯热红茶,把奶油曲奇和小蛋糕递到他面前。

食堂老板用笔点着手账,对八尺瓊说:“有很多事想问,但咱们一样一样来。不过您那个能摸到内脏的坑请让我们检查一下,也许有刀口您没发现。您回到日本之后的行程我们也会核实一下。”

八尺瓊捧着红茶点头:“遇到八尺瓊家时也许会有阻力,别勉强。”

庵能感到八尺瓊仍在微微发抖,但长辈的目光清明且有力。

“您为什么要找它们?泰坦蟒现在已经被做成……”

“老板!!”服务生瞪起眼睛。...

蛇草子 (17,18)

【警告参考前文  此章中自拟剧情一路高歌猛进,请注意】

===


十七


食堂老板抱臂坐在八尺瓊家饭桌边,热茶在他面前冒出蒸汽。八尺瓊先生坐在桌对面,怀里抱着那条黄金球蟒,一脸恬淡地小口喝VC,庵穿着黑毛衣坐在舅舅身侧。草薙站在饲主身后,紧盯着靠枕堆附近,不断歪头,视线移动。

老板就像时代剧里的粗暴刑警般来回瞄着八尺瓊家三个人,问道:“府上怎么突然想要横须贺和冲绳的入港记录?”

八神皱眉,八尺瓊当即拍腿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庵惊讶地转头看他。老板转向庵:“那个号码现在是你在用?”

八尺瓊抹掉笑出来的泪花,唉唉叹道笑得肚子疼,抬头媚眼如丝地对老板

蛇草子 (14-16)

【警告参考前文】

===

十四

 

八尺瓊先生对致电方客气地回拨过去,交谈不久便挂断电话。他抓着挂在手机上的Elmo,挪动到桌边的原木凳上落座,露出孩子般的神情撅起嘴。草薙飘忽地跟在他身后,把玩他的红发。

“没有啊……”八尺瓊支着下巴叹道,眼眸中掠过一点精光。

一天中致电三次的,是卢卡尔家的一位秘书。她传达的消息只有“未曾找到”四个字。秘书明哲保身,对这样的留言向来不闻不问。八尺瓊倒是对内幕揣摩出了一点眉目:卢卡尔老爷虽有敌国之富,黑白通吃,但其在母国之外的势力大多覆盖在民用领域,超出这个范围就难以梳理和排查了。

需要换换渠道啊。八尺瓊想。

庵自觉地把盛空的炖锅放进洗...

©泥中呓语
Powered by LOFTER
      1/6